和迷笛的相遇——【我的迷笛印象】

言之・海亮・2013-12-26

  • 01. 离
    沼泽
    00:17 / 05:20
    远

    艺人:沼泽

    专辑:远

    00:00 / 05:20

(图 李乐为)

 

算起来,沼泽参加迷笛的演出,加上这次的深圳跨年,也有7次之多了。


第一次上迷笛时,是2005年,第一次看到那么多的年轻人,在草坪上。黑压压的一群,当时心里就咯噔一下,有好几万人吧。感觉这场面,只会在外国的音乐节上看得到,尽管那时,我们也已经参加过好多国内的大型音乐演出了,从雪山到上海,到香港,但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多人。


我们去看演出那天,正好是谢天笑最后一个演,古筝和GRUNGE,人们撕开了嗓子在齐声大合唱,我也涌起一股豪情。人群后望去,乐队和舞台感觉那样的袖珍,那样遥远而又那样亲近。


翌日,轮到我们自己走上舞台了,第一次在迷笛演出,有些紧张,有些混乱,还有我们蹩脚的国语,说话也顿时结结巴巴的,但这些都成了我们快乐的回忆的一部分。


还有那些有趣的小舞台,有趣的音乐。草坪,帐篷,啤酒,足球,人们在嬉戏,在跳蚤市场驻足,从小丘上遥望。在公园里溜达,我们也因此认识了一些很要好的朋友。


我对迷笛音乐节的向往,也许更多地来源于这些图景......

回想起,我们和迷笛的相遇,其实更早些。


2004年,我们几个南方乡下仔,拖着笨重的器材,踏上了一个个陌生土地,第一次做了全国巡演。人们会惊讶,沼泽乐队的器材咋这么重,其实是没经验,自制的器材箱木头都甚足料,沉甸甸的,而且那时的我们太勇悍,能带多少就带多少,之后也就学会尽量简化巡演现场设备了。


好多伙伴当时还在一起,包括林记兄弟,可爱的阿包,开心果Peter和大胃王刚顶,一路上是密集的喧哗和欢笑,尽管迎来的常是稀落的票房。第一次走了那么多的城市,很多地方的乐迷还不怎么认识沼泽,所以经费紧张,处处得省着用,也因此特别艰苦。


当时是沼泽第一次到京城演出,张帆校长来看了,很喜欢,并且当即邀请我们参加2005年的迷笛。作为预热,两天后沼泽去迷笛学校礼堂加演了一场。


那几天,我们就住在简陋的学校宿舍里。冷水澡,没有被单,尽管时值五一,入夜的北方夜晚,还是倍觉寒冷。
那些刻苦的时光,是如此难忘,此后每次去到迷笛,我脑海里都会一再闪回起这些片断。

此外,2008年的迷笛,也会是一次意外的经历。因为这一年有奥运,原定的大型户外迷笛,就被不可抗力拖到10月,经过多方努力,包括转换场地,最终也办不成。但乐迷们群情汹涌,迷笛遂临时决定在学校内自己搞,这也是自2004年起迷笛第一次走出学校后,再一次回师校园,至少可以延续一年一度的节日传统。


这一年的迷笛,我们也有幸参加。在我们看来,它是一次更酷的经历。


林记从国外回来了,和我们一起上路,还有业已微胖了的Peter哥,有趣的是这次我们依旧住在迷笛学校里,不过除了冷水澡更加凛冽,这次我们倒是带上了自带的睡袋,夜晚可以睡得更香。


于是自晨至昏,学校周围道上,都是三五成群,络绎不绝,仅仅靠临时的互联网通知与口耳相传,各地的人们就陆续来到迷笛在郊外瑞王坟的老巢。邻近的小店家们,也着实红火和兴奋了几天。


因为和户外的大型嘉年华,吸引了更多的玩乐青年不同,这里更多的是铁杆的摇迷,故人数或有不逮,但气氛却依旧鼎沸,不输往届。


音乐节规模虽小,但麻雀俱全,设备同样专业,还分了几个舞台。


错过了迷笛草创时期,连续在校内举办,江湖传闻近似乌托邦的老四届,这次对于我们,也许正好是一次补偿,而且还是升级版的。

就这样,我们参加了好多次迷笛。


于是每次到迷笛,就开始有种重回故地的感觉,去到现场,看到不少熟悉的面孔,和我们亲切地打招呼。
但从坏处讲,参加多了新鲜感也会减弱了,我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了。

 

(图 鱼子)


可是今年,迷笛再次点燃了我们。


2013年5月,迷笛第一次开到了深圳。早几年前就听说迷笛筹备开到广东,但一直未能成行,而这些年在广东办的音乐节,也多遭逢了滑铁卢。即使算是成功的,规模上也远不及北方各省。


有人说,广东不适合搞音乐节,但三天十万人的数字,打破了这个魔咒。


我听木马当时的经纪人说,他们更吃惊的是,北京迷笛人也多,但那些年轻人都将音乐节当作派对而已,而这些人,竟然都真的是来看演出的。


看到人山人海簇拥在舞台前,那些兴奋而热切的面庞,连校长也激动了。


这也是我们第一次,在家门口参与迷笛。


我们全程演奏器乐曲,回来后看拍下的视频,台下此起彼伏的呐喊声,还是成了绝佳的氛围背景声墙。


巧的是,我们刚演完,就忽然一场暴雨倾盆泼下来,和着强风席卷而至,将还在提着乐器悠悠前行的我们,狠狠地淋成了落汤鸡。也好,一首震撼的音乐,确实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终止。


听说之后设备也被淋了,但人们还是久久不散,直等到雨势渐缓,设备也修整好,音乐重新响起为止。

现场就是这样,难免有意外,我们的人生何尝不是,但正因这种种挫折不顺,或郁闷失意,我们才需要音乐这个东东。
音乐是不会停止的。2013到2014的跨年,迷笛又会开到深圳。


在这个年轻荷尔蒙最多的城市,我们已经见证了一次伟大的相遇,而接下来的这一次,又会有什么样的惊喜?
很快就有答案了。

 

文章作者

海亮
海亮

沼泽乐队/古琴/吉他/人声

评论·0

同步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