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市之光

言之・厌鹊・2017-11-15

  • 01. Near Light
    Olafur Arnalds
    00:17 / 05:20
    Living Room Songs

    Near Light

    艺人:Olafur Arnalds

    专辑:Living Room Songs

    00:00 / 05:20
  • 00:17 / 05:20
    Hymn To The Immortal Wind

    ​Ashes In The Snow

    艺人:Mono

    专辑:Hymn To The Immortal Wind

    00:00 / 05:20
  • 03. Teardrop
    Massive Attack
    00:17 / 05:20
    Mezzanine

    Teardrop

    艺人:Massive Attack

    专辑:Mezzanine

    00:00 / 05:20
  • 04. 防火线
    Jony J & Lexie
    00:17 / 05:20
    防火线

    防火线

    艺人:Jony J & Lexie

    专辑:防火线

    00:00 / 05:20
  • 05. Angel's Fall
    Amederia
    00:17 / 05:20
    Unheard Prayer

    Angel's Fall

    艺人:Amederia

    专辑:Unheard Prayer

    00:00 / 05:20

photography by Alison Scarpulla


闹钟带来了晨醒,朦胧之间我仿佛从远古蕨类植物的缝隙间看到了阳光,它们庞大而健康,带着充满活力的绿色,一瞬之后绿色消失,迎接我的只有穿刺般的钢筋建筑,它们如守卫手中的利剑,忠诚的维护着一座座城市,还有我们的文明。听音乐已成了多年的习惯,所以擅长用音乐解读一些周围可见的事物,比如说喜欢的小说,偶尔看到的一幅海报或者插画,或者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们的城市。

 


Near Light - Ólafur Arnalds

 


 

本文的命名便与这首曲子有关,听到这首曲子时候,我总会想到一座城市的天际线在渐明的晨光中醒来,天空之上,有斑驳的或明或暗的云,而天空之下,参差不齐的钢筋建筑有着一种貌似微观却极为宏观的美感,飞鸟从城市的边缘飞进,带着略显尖锐的哨音,一切都是新生,在那些或是离奇 或是浓烈的纠葛未发生之前,一切都是那样宁静。



而Ólafur Arnalds的作品,一如他缓慢如流水,沁人心脾,不声张,却对悲喜廖怀于胸。当你听着这首曲子面对这个人群汹涌的城市时,即使老于世故的江湖子弟也会有些许期待吧,这种期待隐藏在分割高楼的明暗间,或者在蓝色天光中闪闪发亮的塔顶,城市在不同的时间有着不同面貌,其中是否会用一张格外符合你的审美哪?

 


Ashes In The Snow - MONO

 


 

上午总会有一种焦躁,仿佛我要着急的赶往那个地方,然后在那个地方发生对于我来说很重要的事情,然而一切都是假象,其实没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我去忙碌,也许我只是想让自己或者别人觉得自己很忙碌。因为城市像是一座巨大的机器,而我们就是那个机器上的一个环节,机器一旦运转起来,便不会轻易停止,我只能用制造忙碌的假象,来让别人放心,来让自己心安。



Ashes In The Snow的意向中总有一种欲盖弥彰的焦躁,或许与其充斥的大量噪音处理有关,或许与创作者的心境有关。欲盖弥彰与刻意为之总是那样的相像,所以用Ashes In The Snow描述我意向中的上午,在川流不息的城市中,偶然相遇又擦肩而过,我们都在向着一个不既定的方向,做着各怀心事的事,期待一瞬间的回眸来安慰自己不曾放松的心情。

 


Teardrop - Massive Attack



 

下午的光线开始变得老旧,像一杯泥煤味的威士忌,只有这样形容才能配的上那样醇厚的发酵吧。



生理上慵懒与大环境下的拥挤让气氛变得凝滞,我们被困在一个阶段里,却乐的享受这样无可奈何,收音机里传来女人的声音,那声音像一只永远睡不醒的尤物,她只能存在你的半梦半醒间,再清醒一分或者再模糊一分,都将失去她对你的吸引,此时的城市变得过于拥挤,因为每一个个体都在发酵,每一种欲望都在滋生,几乎所有人都在蠢蠢欲动,等待着夜晚的爆发,那个越夜越美丽的夜晚,霓虹初上灯红酒绿。



防火线 - Jony J & Lexie



 

夜色朦胧,所以人们褪去精神上的外衣,在那种暧昧不明的灯光中我们看不清彼此,各自变得神秘不可捉摸,所以都变得肆意。这种状况下Ambient、Post-Rock、Trip-Hop都变得不合时宜,好像只有豆芽这样的小黄暴才合时宜,想重点推一下这位国产Rapper,用乐评来评价就是将小黄文写的如此鸡汤的Rapper实在难得,关键实在太符合国情了。



每当夜色降临时城市里的红男绿女们像攒够了劲似的尽情奔放,与其藏着掖着倒不如撕了那块遮羞布,人嘛,原本都是动物,不过也是奉劝各位,无论夜晚多美丽第二天都兜住了,能圆了场的才是老司机。这时的城市像是蒙上了一道分裂的色彩,华丽与丑陋 绚丽与黑暗 文明与兽性,六十四卦中有一爻为龙战于野其血玄黄,讲的是阴气下降 阳气上升,两龙交战于郊外,卦象很是凶险,其意不言自明,毕竟排水渠过弯的确很凶险。



Angel's Fall - Amederia



 

一切都已消解,一切将于融化。希望、焦躁、慵懒、热情,一切在此时都归于虚无,我们归于梦乡,佛洛依德认为梦是潜意识的表现,而潜意识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,那时你便要真正的直面自己了,我数次从噩梦中惊醒,哀情不能自己,对现在彷徨,对未来担忧。也曾多次沉迷于美梦之中不愿醒来。



Amederia来自俄罗斯,也许冰天雪地的严酷生存环境创造了他们对于厄运金属的独特理解,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只厄运乐队。以厄运金属作为凌晨,作为一天的终结,并非是对人生有多么悲观的认识,而且我觉得厄运金属这种风格也与悲观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,我的理解只是厄运这个词汇比较酷,厄运金属本身更注重的是思考,人固然在思考中需要直面悲剧,但是为人的基点也在此吧,如果一贯的用欢乐来逃避悲剧,那才是真正的悲剧。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朝生而暮死,在古希腊神话中死神塔纳托斯与睡神修普诺斯是兄弟,有人曾将一天看作一生,将其真正的一生看作是生死的不断轮回,如果我们做到如他一般,生命本身是否会充满诗意。一个人的一天,一座城市的死亡与重生,大部分人与城市关系已经密切到不可分割,清晨我梦到庞大的蕨类植物,那是恐龙时代的遗梦,那些穿刺般的钢筋建筑却守卫了我们的文明,这就是城市之光吧,我们造就了它,它改变了我们。

文章作者

厌鹊
厌鹊

喜欢自由,仰慕天空与海洋

评论·0

同步到